您當前位置 廣東文明網首頁 > 文學風象
木棉大器晚成 終成嶺南花魁
時間: 2018-09-11      來源: 廣東文明網

  高劍父《木棉》

  陳樹人《嶺南春色》

  趙少昂 《木棉螳螂》

  清 黎簡 《碧嶂紅棉》

  廣州的市花木棉,雖然有著悠久的栽培歷史,但在清代以前,它在百花中的地位并不高。自清初“嶺南三大家”深入挖掘其文化內涵后,充滿陽剛之氣的木棉才揚眉吐氣,最終登上嶺南“群芳之主”的寶座。

  秦時木棉樹稱為“烽火樹”

  嶺南地區自古多產奇葩異卉,其中扶桑(即朱瑾)、含笑、素馨、夜合等都早已躋身傳統名花之列。如含笑早在宋代便被評為“二品花”,被譽為“南方花木之最美者”;素馨在明清時期是廣州的市花;夜合在《花經》中也位列“七品”。但后來這些“南方美人”在廣東花卉中的地位均不及木棉,“廣東花魁”的桂冠,最終還是落在木棉頭上。

  很多人都知道,在上世紀30年代,木棉已取代素馨成為廣州的市花,至1982年,又再次當選廣州市花。而實際上,過去人們不是稱木棉為市花,而是稱它為省花,如嶺南畫派著名畫家陳樹人在《木棉》詩的小序中說:“木棉與他樹并植,必高出之,謂為英雄樹,又稱曰省花。余特賞其高標勁節,冠絕凡卉,因成是詠,以志心儀?!?/p>

  木棉之所以能后發先至,超越群芳,最終成為嶺南第一花,不僅因其挺拔的身軀和如火如荼的花朵,更重要的是,兩千多年來,經過歷代文人墨客的歌詠渲染,在它身上已經積累了豐厚的文化底蘊。最終,人們發現,無論形態花色和性格氣質,最有嶺南地方特色、最能代表嶺南文化和嶺南人精神面貌的,不是朱唇半啟的含笑,也不是楚楚可憐的素馨,而是高大挺拔、渾身充滿陽剛之氣的木棉。

  現在的廣東人,常稱木棉為紅棉,這是一種最直觀的稱呼,因木棉盛開時,滿樹枝干綴滿鮮艷而碩大的花朵,如火如荼,“望之如億萬華燈,燒空盡赤”。而木棉在廣東最早的名稱是“烽火樹”。清初“嶺南三大家”之一的屈大均說:“(木棉)花時無葉,葉在花落之后。葉必七,如單葉茶。未葉時,真如十丈珊瑚,尉陀所謂烽火樹也?!蔽就泳褪乔貪h時期的趙陀,他在秦末任龍川令,后接任囂為南??の?,秦滅后創建南越國,號稱“南越武王”。據舊題晉葛洪撰《西京雜記》載:“積草池中有珊瑚樹,高一丈二尺,一木三柯,上有四百六十二條。是南越王趙陀所獻,號為烽火樹。至夜,光景常欲燃?!焙笫缹W者普遍認為,《西京雜記》所載“珊瑚樹”和“烽火樹”,就是木棉樹。當時的嶺南人稱木棉為“烽火樹”,趙陀把它進貢給漢武帝,宮中人稱它為“珊瑚樹”。

  此外,嶺南人又稱木棉花為“海邊花”。唐人許渾《冬日登越王臺懷舊》詩云:“月沉高岫宿云開,萬里歸心獨上來。河畔雪飛楊子宅,海邊花盛越王臺。瀧分桂嶺魚難過,瘴近衡峰雁卻回。鄉信漸稀人漸老,只應頻看一枝梅?!鼻迥W者梁樹勛《訪越王臺故址記》云:“昔日海邊花發,王氣曾鐘;今朝宮畔草埋,臺基已沒?!痹酵跖_在越秀山上,陳際清《白云粵秀二山合志》稱:“山之東北,越王臺故址存焉?!痹酵跖_傍海臨江,臺下種有大量木棉樹,故越人稱木棉為“海邊花”。

  木棉的英雄氣概是由“嶺南三大家”打造出來的

  木棉樹高可達數十米,樹姿巍峨,與他樹并植,往往高人一等,樹形有陽剛之美,看上去頗有英雄氣概。屈大均說:“木棉,高十余丈,大數抱,枝柯一一對出,排空攫挐,勢如龍奮?!毙稳菽久薜臉湫斡芯摭垔^起之勢。同為清初“嶺南三大家”之一的陳恭尹,則形容木棉為濃須大面的英雄好漢。他在《木棉花歌》中寫道:“粵江二月三月天,千樹萬樹朱花開。有如堯射十日出滄海,更似魏宮萬炬環高臺。覆之如鈴仰如爵,赤瓣熊熊星有角。濃須大面好英雄,壯氣高冠何落落!”木棉的“英雄樹”之名,從此傳開?!皫X南三大家”中的另一位大家梁佩蘭,對木棉的氣概也十分欣賞,他在詩中寫道:“尊如冠蓋貴人高在上,其下低頭莫能御。須眉足發人慷慨,豐骨端為世倚仗。挺如節烈正士生成人,百折不肯摧其身?!笨梢哉f,廣東木棉的英雄形象和慷慨的風骨,是“嶺南三大家”共同打造出來的。

  在此之前,文人騷客們往往只視木棉為嶺南的一道美麗的風景而點贊一下,或只著重描寫木棉的實用價值,很少從精神層面挖掘木棉的文化內涵。如唐人黃滔《寄羅浮山道者》詩云:“泉石暮含朱槿書,煙霞冬閉木綿(即木棉)溫?!标愄沼性娫?“南國珊瑚樹,好裁天馬鞭?!睂O光憲有詞句云:“木棉花映叢祠小,越禽聲里春光曉?!痹 端蛶X表崔侍御》詩云:“火布垢塵須火浣,木棉溫軟當棉衣?!崩铉性娫疲骸靶任遏~中墨,衣裁木上棉?!彼稳藙⒖饲f《潮惠道中》云:“春深絕不見妍華,極目黃茅際白沙,幾樹半天紅似染,居人云是木棉花?!睏钊f里《二月一日雨雪》云:“姚黃魏紫向誰賒,郁李櫻桃也沒些。卻是南中春色別,滿城都是木棉花?!本蛯懢皝碚f,以劉克莊和楊萬里的詩句最美。劉詩寫潮州、惠州一帶的木棉景色,楊詩很有可能是寫廣州城的木棉景色。

  木棉樹下祭祀祝融,是廣州人的傳統習俗

  在嶺南人心目中,木棉還有神圣的一面。廣州的南海神廟,創建于隋開皇十四年(公元594年)。唐代文豪韓愈在《南海神廟碑記》中說:“南海神祉最貴,在東、西、北三河伯之上,號為祝融?!笔状沃赋瞿虾I駨R供奉的主神是火神祝融。祝融為南方之神,在中國傳統五行觀念中,南方屬火,代表色為赤色,因此南海神廟要種植開赤色花的高大樹木。而在嶺南樹木中,最符合這一條件的則非木棉莫屬,故自古以來,在木棉樹下祭祀祝融,一直是廣州人的傳統習俗。

  屈大均說:“南海祠前,有十余株(木棉)最古,歲二月,祝融生朝,是花盛發。觀者至數千人,光氣熊熊,映顏面如赭?!彼麑懺娰澋溃骸澳虾l羟笆鄻?,祝融旌節花中駐。燭龍銜出似金盤,火鳳巢來成絳羽?!标惞б澋溃骸白H诘圩忧私?,凡材不敢宮前列。挺生奇樹號木棉,特立南州持降節?!痹凇赌久藁ǜ琛分?,他還說:“后出棠榴枉有名,同時桃杏慚輕薄。祝融炎帝司南土,此花無乃群芳主?”意思是,比木棉開花晚一點的海棠、石榴是虛有其名,與木棉同時開花的桃和杏又嫌它們太輕薄了,在炎帝祝融管轄的南方大地上,木棉難道不應該為群芳之主嗎?

  若干年后,“嶺南三大家”對木棉的評價和認識,逐漸成為嶺南人的共識,木棉花最終以壓倒性的優勢,登上嶺南群芳之主的寶座。(文、圖/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 鐘葵)




女人夜夜春精品a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