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東佛山:保護古村落做好“活化”文章 喚醒鄉土文化
時間: 2022-05-25      來源: 珠江商報

  綠樹陰濃夏日長。走進廣東佛山順德區的古村落,感悟歲月的深邃厚重。古舊的勒北蠶房又擺上了蠶匾、蠶簸,順德昔日養蠶的歷史場景將在這里還原。古朗村的古朗涌依舊靜靜流淌,岸邊多了長者的閑聊和孩童的嬉笑,不時有龍舟劃破它的寧靜。路州村變了,又好像沒變,雖換新顏,可千年沉淀的古樸氣質依舊。

  一個個古村落是順德歷史文化底蘊所在,是嶺南水鄉的根與魂,也是順德落實“以水美城、以水興城”,實現城鄉品質大提升的重要著力點。

  2014年底,佛山市委市政府啟動古村落活化升級工作,順德共有50個村居被納入《佛山市古村落活化名錄》,成為市級古村落活化對象。八年來,順德先后完成五批次22個古村落的活化升級,其中,杏壇逢簡、古朗、馬東,北滘碧江、桃村、林頭,勒流勒北、龍眼、黃連、江義,龍江右灘、樂從路州等多個古村落活化成效顯著,重新煥發出新的活力。

  在古村落活化改造過程中,順德因地制宜不斷探索改造路徑,積累了古村落活化改造的“順德經驗”——以古建為載體延續順德歷史文脈、突出嶺南鄉村風貌;注重節點串接,形成連續活化空間;堅持規劃引領統籌推進,全面提升古村基礎設施水平;探索古村活化的多方參與機制,顯化古村文化價值。近日,記者走進勒流勒北村、杏壇古朗村和樂從路州村,實地探尋順德古村落活化保護路徑。

  修繕蠶房 再現勒北養蠶場景


  勒北村200多歲的木棉樹驚艷綻放。圖片來源:順德街坊

  順德水道穿過勒流街道勒北村,滋養一方嶺南水鄉,也為這座古村留下了?;~塘的歷史印記。

  上世紀五十年代,養蠶業在順德依然興盛,直至上世紀八十年代才逐漸遷走沒落。建于1958年的番順縣勒流公社北星蠶房,默默見證著這一切?!霸谖倚r候,蠶房就建好了,師傅養幼蠶,我們幫忙投喂成年蠶?!?8歲的村民廖國順曾擔任北星一隊的生產隊長,談及兒時經歷仍記憶猶新。

  北星蠶房位于勒流勒北北星銀鋪巷8-9號,坐西向東,面對魚塘,南靠堤圍,是順德保存見證當年番順縣養蠶歷史為數不多的建筑物,蠶房東面“番順縣勒流公社北星蠶房”幾個字仍清晰可見。

  除了北星蠶房外,勒北村還有數座蠶房,它們是見證順德?;~塘歷史的珍貴文化遺產。順德在古村落活化改造工作中,把修復勒北的蠶房作為一個工作重點。

  勒北村委會的年輕干部梁祥福負責跟進蠶房修復事務,“蠶房的修復工作獲得了順德區古村落活化改造的專項補貼,目前已修好了勒北村兩處蠶房,并正在修復規模更大的北星蠶房?!?/p>

  沿著進士里,梁祥福帶著記者走進修復好的連排蠶房。他指著房里的蠶匾、蠶簸說,在收集足夠的傳統養蠶工具后,勒北蠶房將進行專題展覽,重現當年的養蠶場景。蠶房還有很大的空間,則用于書畫教學等文化活動,豐富村民們的精神文化生活。

  勒北村計劃沿著堤圍,把蠶房與約夫廖公祠、麥氏大宗祠、樵桑聯圍勒北堤段除險加固工程碑等建筑串起來,在古村落活化升級中打造成為“桑園圍——世界灌溉工程遺產”的一顆嶺南水鄉“明珠”。

  1994年六、七月份,連續兩次百年罕見的特大洪水曾使樵桑聯圍勒北堤段險象環生,危及順德、南海和三水,后來在多方支援下艱苦奮戰,幾經驚心跌宕最終渡過危機。為了紀念這一段可歌可泣的抗洪歷史,順德在樵桑聯圍勒北堤段除險加固工程樹立了一個雕塑,命名為“力挽狂瀾”。

  曾經的歲月已經遠去,歷史不能忘卻。勒北村將通過開展古村落活化保護,修繕?;~塘的歷史印記,傳承抗洪搶險精神,打造一條充滿文化魅力和革命精神的鄉村旅游線路。

  活化空間 依水重塑水鄉古朗


  古朗村伍星祥紀念館院內俯瞰。圖片來源:佛山市文明辦

  92歲的德叔,曾是順德的一名老公安,退休后就一直住在杏壇鎮古朗村里。古朗村近年來的變化,他看在眼里,喜在心頭,“公共設施整修了,綠化提升更好了,村里環境變得很美,村民們很滿意,來這里的游客也多了”。

  古朗村是第四批次市級古村落活化對象之一。沿著古朗涌,村黨委副書記伍時滔一路上為記者介紹古村落活化改造的情況。古朗原叫“蓢村”,得名于當時灘涂地的大片蓢樹林,古時以“三關六寨五拱橋”為風貌特色,歷經歲月滄桑,如今擁有百歲坊、漱南伍公祠、節孝坊等歷史古建筑。

  在活化升級過程中,古朗村以“古”為主題,以古朗涌為紐帶,連接起祠堂、古建筑等重要節點,突出水鄉肌理,提升基礎設施水平,打造連片的活化空間,彰顯順德特色的水鄉文化,為廣大村民們營造了舒適宜居的生態環境。

  古朗村擁有數量眾多的百年古樹,并已被掛牌保護。借助百年老樹最為集中的地方,古朗村在聯排大街沿河建設休閑步道古樹街,長約1.1公里。初夏的傍晚,村民們圍坐在榕樹下遮陰納涼,下棋、聊天,有說有笑。見伍時滔走過來,村民們熱切打招呼,問起村務,反映問題。

  在風雨侵蝕中,百歲坊一度淪陷在雜草叢生和殘磚斷瓦中。經過活化改造,如今百歲坊四周已經修整成一處古色古香的小公園,腳下是石板路,園內種植桂花、竹子,青磚泥塑里透著書香氣息,庭院里展示著村內最近的文化活動剪影。

  財神廟后面的小公園原是一排破舊的豬舍,改造后增加了一些公共體育設施,成為村民們晨運健身的地方。香飄四溢的桂花街是村民們共建的成果,大家積極投身“最美門庭”行動,屋前種植花卉,墻上繪畫美化,打造出一條景色怡人的美麗街道。

  龍艇、水排整齊擺放在古朗涌岸邊。村民們成立龍舟俱樂部,在重要節日舉行比賽,豐富水鄉的文化生活。村民伍時興正在岸邊修理手中的魚籠,他說,近年來,隨著河涌疏浚清淤和農村分散污水得到收集處理,古朗涌的水質也改善了,魚和蝦也能隨處捉到。

  整村規劃 煥發千年路州新活力


  路州村中秋晚會上龍獅巡游。圖片來源:佛山市文明辦

  路州村坐落在樂從鎮東南面,是順德歷史最為悠久的村落之一,至今已有一千多年的歷史沉淀。在疾馳的城鎮化進程中,為保存古村肌理與歷史文脈,路州村制定了整村建設規劃,構建富有“鷺洲”特色和水鄉風情的游覽線路,努力探索一條古村落活化與利用的實現路徑。

  路州村黨委副書記黎錦丞介紹,喚醒“沉睡古村”,離不開資金支持。2017年-2020年,區、鎮、村三級累計投入約4050萬元,在路州村全面推進45個工程項目,包括完善村內道路網絡、污水管網截污、升級治安監控系統、活化改造歷史建筑、河涌橋梁建設等,且取得初步成效,村內基建和人居環境換新顏,村民生活質量逐漸提升。

  扮靚門面路是擦亮路州千年古村品牌的第一步。黎錦丞介紹,路州村投入約650萬元全面推進入村大道美化綠化工程。村民周先生表示,干凈整潔的道路讓游客的數量多了起來。

  2016年,針對村民反映的“村內活動場地不足,希望能有更多、更好的場地”意見,路州村決定將閑置的僑建建筑——瑞顏幼兒園改造活化為惠及村民的黎時煖社區服務中心。服務中心內設圖書閱覽室、兒童活動室、心靈驛站、協商調解室、社區學堂等功能室,為村民提供多元化的社區綜合服務,如“耆英玩手機”長者手機培訓、青少年跆拳道班等,提升了群眾的幸福指數。

  路州村還通過購買社工服務盤活村內珍貴的村居古跡和文化底蘊。例如,讓社工梳理歸檔路州村歷史文化資源,尤其是華僑文化資源,并在黎氏大宗祠內設立了華僑文化博物館,邀請華僑代表向村民講述路州華僑在海外的創業歷史和艱苦奮斗的歷程等,教育子孫后代培養刻苦創業精神。針對不同的群體還開展了不同的文體活動,助推千年古村的活化之路更加專業化和特色化。

  “環村涌水質變清了,停車的地方增多了,公園內健身設施齊全,村內許多場所都搖身一變,成為茶余飯后休憩的好去處,日子過得越來越有盼頭了?!蔽绾笈c孫子在鷺洲公園散步的村民黎阿姨如是說。

  黎錦丞認為,古村落活化方案需要“量身定做”,規劃引領,堅持“做自己”?!肮糯宓镊攘υ谟谕怀鲎陨硖厣?,讓民族文化和當地文化在村落中‘活’起來,讓游客能夠感受到,讓本地人能留得住鄉愁,這樣的古村落活化才是好的活化?!?/p>

  社會參與 古村落活化呼喚更多力量

  勒流北村、杏壇古朗、樂從路州,三個古村的活化改造模式雖然不盡相同,但卻有一個共同點——社會參與度高。

  如勒北蠶房的活化就凝聚起社會參與共建家園的熱情。佛山市政協委員、古建筑修復專家麥立軍積極參與勒北村古村活化的策劃,為活化工作提供專業指引。他自籌資金修復勒北村真武廟,并對周邊環境改造提升;籌集資金,組織重建勒北麥氏宗祠,并積極申報社會力量傳承嶺南文脈試點。

  又如古朗村村民支持和熱心鄉賢積極參與古村落活化,成立時輩公益促進會,在祠堂修復、教育事業和文化活動等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古朗村鄉賢成立伍時就公益基金會,對家鄉公益福利事業建設不遺余力。順德區社會治理創新優秀個人、村民代表伍時雄曾發起“鄉村壁畫”工程,還參與了古朗村“最美門庭”項目。伍時雄認為,結合村居歷史文脈來開展古村落活化改造,可以幫助村民建立文化自信,提升村民的審美能力,激發村民共建美好家園的主動性、積極性、創造性。

  而路州村引入專業社工機構共同盤活古建筑,豐富空間內涵。

  古村落是順德城市記憶的具象載體,是順德文化根脈所在,對其的活化改造從來不是政府一家之責,而是全社會的共同責任。近年來,順德本地企業及居民對古村落的活化改造熱情日漸高漲,為古村活化改造提供了強大的社會支持。

  華南理工大學建筑學院副院長、教授、博士生導師王世福認為,古村落是不可再生的文化遺產資源,承載著地方發展的歷史記憶,更承載著人們心中最美麗的鄉愁,更是文化自信和美學的根源。順德可繼續積極引入社會資本進行古村落、古建筑的保護和經營,讓更多有情懷的鄉賢或者本土企業家來參與到嶺南廣府文脈傳承中。

  鄉愁來源于童年時的回憶,王世福建議把古村落一些場所改造成幼兒園,讓孩子浸潤在這種文化當中,并在這里成長,這樣才是對古村落最好的保護和宣傳。

  王世福還提醒,在實際保護工作開展過程中,由于缺乏對項目可行性進行論證,且部分村干部對古村落保護要求的認識存在偏差,造成“保護性破壞”時有發生,在這種困境下,不拆除保留下來就是最好的保護,同時不能搞“項目式運動”,避免標準化的活化保護令到古村落失去特色、千村一面。

 ?。▉碓矗褐榻虉螅?/p>






女人夜夜春精品a片